3月9號星期天下午,你因身體不適而顯得虛弱氣衰,讓在一旁陪伴照顧你的我緊張不已,你說你想泡個熱水澡來提振精神,我幫你在簡易的浴缸中放熱水並在不大的浴室中擺了好多個你最喜歡的香氛蠟燭,透過玻璃杯的晶瑩剔透,一盞盞小蠟燭發出的燭火,竟讓你說從不知道自己家中浴室可以在燭光之下變得那樣美麗,即使在身體極為不適之下依舊擁有極為美麗愉悅的心情。我舀起熱水澆灑在你無法被熱水覆蓋的雙腿,我坐在浴缸邊緣幫你按摩頭部、頸部,你突然有所感觸地說,你從不曾如此深刻地覺得你自己這樣幸運,有個愛人在身邊陪著你,我說,我一直都在這,一直用同樣的心意來愛你,浴室並不特別美麗,只是因為心情的昇華與轉換,讓你可以用欣賞與感激的角度來感受眼前的一切。人在哪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誰在一起、一起做什麼事,就像,在美麗無比的西雅圖時我絲毫不快樂,而返回烏煙瘴氣的台灣後,與你再次共同生活卻帶給自己無比的快樂與滿足。


泡澡完畢,我們赤裸地躺在床上,羅曼蒂克的燭火散發出香味、靜靜地點亮我們的心靈,我們愛撫著、擁抱著、親吻著、交心地閒聊著,伴著諾拉瓊斯慵懶的”Don’t know why” 歌聲,一切的一切都是這樣地美好,我們越聊越多,你漸漸突破心房地跟我說你想跟我講個深藏在心中已久的小秘密,就在你打算緩緩地對我坦承這一段你所謂的小秘密時,你甚至尚未說出任何具體事實的細節,竟然就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之下失聲痛哭,未開口而淚先流,在當下,我除了大感詫異之外也只能緊緊地抱著你讓你對過去這一段回億有所宣洩,但我知道,這一段插曲對你絕對是重要而無法磨滅的,就在你邊掉淚邊詳細地跟我述說有一個人是如何在我不在你身邊的這段期間照顧你、而你在那時我們已經交往的6年以來第一次對一個人動了心,但你終究沒有給予任何的承諾時,因為他是這樣的一個好人,你在心中留下了深深的愧欠與不捨,才讓你情緒潰堤。


你說,那時因為我不在你身邊而你感到空虛寂寞,只能在週末跟著朋友一起出去玩樂,用密集式的玩樂來麻醉自己,才能不去想到我不在你身邊陪你時產生的空虛感,恣意消耗青春的結果便是把自己的身體給玩出了問題,你感受到了身體發出的警訊,但你卻毫無實際的作為來應對,一直等到他的出現,適時地拉了你一把將你從邊緣懸涯給拉了回來,讓你在休假期間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不再豪無節制地日以繼夜地殆耗青春。


你說,在遇到他的那段時期,正是我們關係面臨空前的冰點與低潮,那時我因為要適應陌生的新環境、並以工科生的身分從後苦苦追趕商研所的功課進度而有著空前壓力與挫敗感,那時的我就像孕婦一樣,賀爾蒙失調、性情大變完全轉換成了不同的一個人似的,你像是如溺水的我在苦海上唯一的浮木,我視你的存在為理所當然,我要你聽我講,我要你設身處地為我想,我的情緒起伏如沙漠中的氣候,前一秒可能晴空萬里,下一秒卻昏天暗地暴雨將至,將你逼到角落喘不過氣,你說當時你害怕與我做任何形式上的溝通,你感到無助無力,就在這個時候,他剛好出現了,他耐心地聽你抱怨訴苦,給予你在那時最需要的心靈上的支持與鼓勵,他給了你力量來面對我的無理。


你說,你身體終究因過度疲累而出現了病痛,無奈遇到了北醫的庸醫,讓原本只是小小的局部小病,演變成了災難性的大病,身體上的痛也許還好處理,但三天兩頭上醫院的心理煎熬卻折騰你到幾近崩潰,而他正好陪在你身邊,請假陪你上醫院動手術,在你心理上渴望有人陪伴時他便在手術室外等著你,你因行動上不便而必須在他的住處休養,而他無怨無悔地照顧你的生活起居。


你說,你帶著他出席了幾次你在我出國之後認識的一群新朋友的聚餐,這群我後來也還算熟捻的新朋友們也只知道你有個已經交往6年而正在國外念書的男友,他們並沒有真的看過我,而我對他們卻一無所知,這些朋友在當你消失不再出席他們的玩樂時,大家也都聽說了有這樣一號人物與你正併發出了不可預知但似乎下一秒便可水到渠成的化學情愫,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他們也都一面倒地不看好我們的遠距關係並轉而支持你把握抓住眼前觸手可及的幸福。


現在,我跟你這群朋友中的幾個,小賈、阿棠、阿源或是Quinn有還算不錯的交情,卻也沒有人跟我提過這段,我說,是你朋友的就不會提也不該提,這都過去式了,就算提了,除了於事無補也只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紛擾。只是,我心中有個大問號,時空若換成是2008年我在國外讀書,他們這幾個我喜歡的你的好朋友們,會不會站在我這邊幫我說話? 會不會在那時通知我這樣的一個緊急狀況? 也許,清官難斷家務事,我還是希望他們不要捲入這個吃力不討好的情況中。


你說,他知道你有男友,但是他卻願意無私無悔地對你付出對你好,未曾開口要求你給他一個名分,而你卻堅守你對我的承諾要等我回台而陷入天人交戰,一直無法給予他任何的承諾,甚至由於你仍然接受他對你的付出而讓他誤以為你已經放棄了我而選擇與他交往、還好你說我們過去6年生活在一起的基礎總算深厚,若少了一兩年也許情況便改觀,因此你還是選擇繼續與我走下去而必須與他分開,在最後那一刻,你覺得你辜負了他的一片心意,即使你從未對他許下承諾過。千驚萬險中,我到現在才知道我是在那樣差之毫釐的狀況之下幾乎失去了你。


就在我2007年3月底終於回國與你團聚,卻因為相隔太久而產生了意想不到的些許疏離感,我們的心、與言行明顯地還需要調整磨合才有辦法回到我出國前的狀態,於是,意料不到的激烈爭吵毫無道理地發生了,你說,當我們爭吵發生後,你在心情極度惡劣之下好需要有個人陪你,你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在你已經跟他表明你跟他之間因為我的回國而必須切割時、卻又在這個時候回過頭來求援,他是你最不願意去找卻又是最想找的人,因為他了解狀況,他善解人意,他願意為你付出。當時他人在宜蘭,當他接到你的求援電話時二話不說地便風塵僕僕地花上個四個小時搭車回台北陪你。那一天,有極大的機率在我自毀長城之時迫使你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而他竟然還在為我說話、為你說之以理哪對伴侶不吵嘴? 最後在你心情好轉之後把你給勸回了。


我靜靜地聽你邊抽噎地說完過去這一段往事,我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謝謝你當初沒有放棄我』再補上緊緊的擁抱與深深的親吻。『他真的是一個我無從想像的好人』我說出了打從心中發出的肺腑之言。


就像你說的,也許,他不一定真的比我更適合你,只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要素下,他出現的時間是如此地完美與無敵地恰當,在你最脆弱最需要旁人的陪伴時他無所求地陪在你身邊。你說如果他當初是用離間挑撥的話語來拆散我們,你就清楚的知道他不會是你想要共同生活的那個人,但正因為他是如此地體貼地站在你的立場為你著想而沒有趁虛而入,才正顯示出他的高度與氣度,也才值得你我的尊敬與感激。


你說即使現在的我看起來平靜毫無異狀,可是你還是擔心日後我會不會有怎樣的後遺症,會不會在日後找到機會就翻舊帳,而我只是再三地保證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你口中所謂的後遺症,只是想不到我還是錯估了自己,星期天晚上的事情在星期一騎車上班途中已經出現了後遺症,我騎車途中腦海中不斷地想著你昨天跟我說的故事,心中突然百感交集,五味雜陳,原來我的後遺症是感動於你們這一段短暫卻深刻的相濡以沫、心疼於一個純真樸實的好人無私無悔地付出幫我照顧你、最後仍成人之美而忍不住為他心痛,我終究忍不住就邊騎車放聲大哭了。甚至我進了辦公室打開電腦回公事上的信件時依舊無法抑制自己激動的情緒,有太多的感觸衝擊著自己的情緒,我很難釐清到底自己為那各理由而激動落淚。


也許,我落淚的原因是因為我真的很感激他,我打從五臟六腑真誠地感激他在我遠行他方無法在你身邊陪你時,他陪伴你度過那段時期你的情緒低潮,適時地拉了你一把使你不再陷溺於填補空虛式的玩樂而讓你的身體得到喘氣調養、無怨地請假陪伴你到醫院求診治療並短暫地照顧你醫後的生活起居、這一切的一切,若不是他在旁照顧你,恐怕你的身體你的心理狀態都將不會是健健康康地在我回台時出現在我面前,若不是他,你會不會面色如土如槁木死灰般嗎? 若不是他,你會不會一身病痛將身體的老本提前在青壯期銷耗殆盡? 一想到此,膽顫心驚之餘,怎不令我對他的付出而心存感激呢?


也許,我落淚的原因是驚覺千驚萬險中我差一點點點就失去了我可以共伴終生的愛侶,是對照他對你的好之後才驚覺自省到自己對你的好做得還不夠,在一些細節上做得草率與粗心,我怎會沒有全力以赴用盡所有的心力去照顧一個我口口聲聲說著深愛著、要共度終生的人? 兩相比照之下,我真的感到自慚形穢與無地自容。


也許,我落淚的原因,是知道了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一個這樣的好人,在你我關係的最冰點最低潮時為我們的關係緩頰、為我的立場說話、聽你訴苦抱怨、最後卻沒有利用這個天時地利人和的絕佳機會將你留下來,反而成人之美地自動退出,天下真的有這樣一個好人? 要換成是我,我做得到嗎? 我會如此成人之美嗎? 我想像他忍著心碎把你勸送了回來,而他再獨自咀嚼一個人的冷清時,我終究再也忍不住心痛與感激的情緒衝擊而失聲落淚。


也許,我落淚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好感激你,我感激你在那兩次幾乎讓我們瀕臨分手的時間點裡,你沒有離我而去,一邊是體恤溫和的他,一邊是任性暴躁的我,我清楚地知道只要你一下定決心追求在當下更適合你的他,我就可能永久地失去了你,就再也沒有日後快樂的兩人世界的生活,而我在那兩個時間點的當下仍然不知好好地把握你、依舊未好好地呵護把我們的關係,一想到此,我不禁冷汗直流恍若歷經了生命裡驚心動魄的一段旅程。你說你要信守我們的承諾,不論如何都要等我回來,若真的因為不適合而必須分開時,也一定是要等我回到台灣之後再提,你堅決不想只是以一封電子郵件或是一通越洋電話就結束了我們長達6年的感情,而你也擔心若你真的這樣做了,我會不會因為受不了如此殘酷的打擊而在異鄉做出了傻事。


我感激你如此為我著想與信守承諾,可是記得我對你說過,我一直都有個想法,不管我人是在國外或是在台灣,如果我能留得住你,你自然會願意留下,若你遇到比我更適合你的人而你選擇了他,我會毫無怨言地將你交給那個人,我也不會怪他更不會怨你,我只希望你能過得快樂。再者,依自己的牛脾氣,旁人越是給自己打擊時,我越不會低頭示弱,我不會做出傻事也不會中斷自己的學業,我早已經暗自盤算好除非是你生病倒下需要有人在旁中短期地照顧你時我才會暫時中斷學業返台,若只是我們分開,只會激發自己不低頭的牛個性將學業完成,可能將不回台灣。


我跟你說,你的故事讓我想起了麥迪遜之橋,梅莉史翠普與克林伊斯威特短暫卻深刻無比的相遇,因為梅莉史翠普的丈夫長期疏忽她的心理層面上的需求而造成梅莉心靈上的空虛孤寂,克林伊斯威特在梅莉的丈夫離家外出時,以最完美的時間點以過客之姿意外地走入梅莉的生命,他陪她聊天解悶,他讓她看到了不同的世界,他讓他知道她還有不同的選擇,他給了梅莉在她當下的生命階段最需要的soul mate本質。選擇終究降臨,梅莉的丈夫返家,而克林伊斯威特則提出與之共度餘生的邀請,這可能是一個now or never的重大抉擇。那是一個大雨滂沱的午後,梅莉與丈夫開車外出,而克林伊斯威特的車也在她們的前方,再一次對梅莉發出訊號等她點頭,一番天人交戰之下,梅莉早已經淚流滿面、在她幾乎已經要推開丈夫的車門奔向停在前方的克林伊斯威特的車中時,她終究還是鬆開握著門把的手選擇留下。


當年看到這一幕時我早隨著梅莉的心情淚流滿面,想不到你的故事幾乎不偏不倚地吻合了這部讓自己感動不已的好電影。也許梅莉清楚地知道,若真隨著克林伊斯威特而去日子不一定保證永久美麗;也許她害怕冒險與失去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許她信守她的誓約不論生老病死都要與她的現任丈夫共度餘生;也許在她那個民風未開的年代沒有勇敢追求真愛這回事,當時的我雖然心疼,但我心中卻暗自叫嚷著梅莉該勇敢地離開他現任丈夫而隨克林伊斯威特而去,當時的我的觀念一直延續到現在,所以我才會對你說,即使你為了他而選擇離開我,我不會怨你怪你的,追求真愛,沒有誰對不起誰,只有適不適合的問題。這部電影我推薦你去看,也許我可以陪你看,也許會再一次觸動你對他愧疚的那根心弦而再一次失聲痛哭,而我會緊緊地抱住你讓你在我懷中盡情宣洩。


你說,你跟他已經是好朋友每天都會在MSN上跟他小小地閒聊著但卻避免相約見面,當你半開玩笑地問他是否有意中人時,他的回答一律都是否定的,你說他這樣乖的孩子(雖然是略小我們3,4歲的65年次)那樣地居家、鮮少出來走動與人接觸增加曝光機會來製造姻緣,你聲淚俱下跟我說你好擔心好憂慮著他會不會長久以來都將自己一個人安靜地過生活,你總覺得應該為他介紹個好男人才算盡到你的一份責任。


我不敢問他的外在、主客觀等等的條件,甚至連名字我都不敢問,就怕會越問越會勾起你的傷感回億,我自己想像他該是乾乾淨淨的小孩,舉止溫文有禮、樸簡的穿著與普遍宛若孔雀努力裝扮自己的同志圈大相逕庭,也許是簡單的襯衫與直筒牛仔褲,正反映出他質樸不做作的心,簡單的家居佈置讓人身在其中感到清爽舒服、單純的生活風格也許正是吸引你想要停泊的主因,也只有平實無華的孩子才能這樣懂事與善解人意的。


我對他打從心底地尊敬與感激,下次當你跟他在MSN閒聊時,如果你覺得並無不妥,請向他獻上我的敬意,請跟他說我對他的感激,謝謝他在那段期間照顧你、陪伴你,我真的由衷地感謝他,若不是因為他的寬容與成人之美,也許就沒有今天王子與王子快樂的生活在一起,而我可能早就孤單一人過生活;若不是因為他,你可能早就帶著小病小痛的身體過日子。也許,別跟他提我知道這一段你們的過去,更別提我對他的感激,以避免讓他誤會我是在對他炫耀我終究還是贏得了你,我不知道,我真的也不知道你該不該提,但至少,你知道了我的後遺症不是懷著不滿等待日後翻舊帳,而是用感謝的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同時,我也要開始睜大眼幫他留意我認識的尚未死會的好男人,跟他在一起的人會是幸福的。


最後,我感激你對我的坦承,雖然你大可以把這一段過往的小秘密永遠地埋藏在心底,即使日後不小心我知道了,我也不會怨懟你,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小秘密的,你說你made this confession之後心中舒坦多了,也許透過對我的坦承,你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了救贖而稍稍淡化你對他的愧欠感。在我知道我是多麼地人在福中不知福而沒有好好把握你而幾乎失去你時,這更激起了自己要在往後的日子裡更該要好好珍惜你以及我們相處的分分秒秒。


My hat is off to you, respectful stranger. Deeply appreciate everything you did for Denni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yc0213 的頭像
lyc0213

凱文& 丹尼斯的兩人世界

lyc02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只是一條路過的小魚
  • 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好

    有些時刻 只差那一點點的距離

    也許
    很多事情都會跟著改觀 改變
    坦承哪
    倒是讓我想起某個幾乎快''坦承''的回憶
    幸好當下及時煞了車
    不然 可能會導致不堪且非常尷尬的結果
    也許 是該坦承
    但 並不是每件事都能依自己所願ˊˇˋ

    所以丫ˊˇˋ 看到這篇
    由衷的感到淡淡的喜悅ˊˇˋ

    很幸福的感覺ˊˇ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