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週間夜晚,Dennis 租了DVD打算在疲累的一天工作之後稍稍放鬆,早耳聞這部日片『明日的回憶』是顆大催淚彈,反正我也愛哭,那就戰戰兢兢又引頸期待這部廣受好評的日片會帶來如何不一樣的感動,也許再掉他幾行清淚也能紓解一下工作壓力呢。


本片主要敘述主人翁佐伯先生在中年時事業有成時,突然常常因為記憶力衰退而大大地影響工作表現,在太太堅持陪著上醫院檢查之後證實得了阿茲海默症(老年癡呆症)。影片用順序手法緩緩地鋪陳佐伯先生兩年來的每況愈下身體狀況與心路歷程,佐伯先生從非理性地拒絕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到無奈地接受事實而提早退休在家休養,而佐伯太太卻無怨尤地重新回到職場扛下經濟重任、並在下班後照顧在旁,期間因為個性似乎轉為像小孩子般的任性而時時對佐伯太太拋出任性的情緒反應、甚至不小心對佐伯太太造成傷害,老夫老妻間的鶼鰈情深讓人動容。


這是一部很中老年生活感覺的電影,片中看到了安養院中一群老年人的生活,有的憂鬱地望著窗外,有的三五成群地擊掌高歌,在一片青年甚至兒童電影當道的電影片單中,迫使算青壯年的Dennis跟我也聊及了我們中老年人的生活會是怎樣的樣子?


隨著影片不段觸及了中老年的話題,我們不由得聯想到等我們將來老了之後,沒有子女的照顧,那該如何?(就算有子女也不一定會得到照顧,這年代早不再像過去有養兒防老的實質意義在)
『等我們老了之後當然要互相照顧呀』我完全視之理所當然地回答。
『可是等我們老到真的連走都走不動了那該怎辦?』
『那我們只好去住養老院了』
『可是現在有很多素質很差的老人安養院的員工甚至會虐待老人耶』看多了台灣惡質的老人安養中心,的確該是個讓人擔憂的問題。
『那我們得謹慎選擇老人安養院了,要不然就要找有愛心的看護了』我腦袋裡浮現兩個老人坐在輪椅上或是躺在病床上的晚景,不由得打了個冷哆嗦。只暗暗祈求菩薩我們倆在老了之後還可以自由行走無礙,而不是在輪椅病床上度過。


當看到男主角因為無法繼續應付事業上的挑戰而被迫退出職場,在形隻影單地步出奉獻了26年的辦公大樓,孤單的背影的確讓人心酸,而他曾帶領的年輕部屬一個個地衝了出來趕上佐伯,獻上了花,充滿不捨地野地上了親筆簽名的拍立得照片希望佐伯先生能永遠記住他們,這一幕讓Dennis落了淚,我想Dennis也該算是在工作上全力以赴毫不保留的,也知道他是有感當主管的辛勞以及與下屬間的互動,我想這一幕是擊中了他的易感帶才落淚,我雖然能跟佐伯先生同理心,但總無法跟著掉淚,大概現在的我早已經視工作為一份糊口的工具而已,我全力以赴卻不強求表現,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也很難讓我當上主管,這樣也不錯,既然已無事業心那就把自己管好就好了。


『愛哭公公』。我看他頻頻用力呼吸就知道他哭了,明明我自己比Dennis都愛哭還叫他愛哭鬼,挺心虛的
『哪有,可是就很感人呀』


隨著佐伯的狀況越來越糟,幾乎慢慢地失去了自我照顧能力,也失去了對週遭事物的記憶力,我們也感覺到了沉重的氣氛,為了舒緩因為沉重的影片調性而有點凝結掉的空氣,我對Dennis開了小玩笑。


『你有沒有發現你的髮型跟男主角簡直一個樣耶』
『哪有,根本不像。』Dennis帶著像小孩子的語氣賴皮似地反駁。
『你看,高高禿禿的前額,成M字型的髮際線,明明就很像呀!』
『才不要像佐伯呢,這樣會得阿茲海默症』雖然是個讓人啼笑皆非的理由,但是Dennis有他自己的擔憂的原因。
『我擔心我爸的漸凍人症會遺傳到我身上,也許哪天我也會得漸凍人症。』
『傻瓜,怎會這樣胡思亂想,你家族裡有類似的病史嗎?』
『雖然沒有,可是我還是擔心呀。』


我從背面抱住Dennis,在他臉上親了幾下,剛剛已經稍為輕鬆了的氣氛,卻一下子又反轉過來。我們看著佐伯先生似乎已經失去了自我照顧的能力,我們的心思似乎也同時想到了幾乎在同時間過世的至親。


『一個老人又病又痛,等到最後都失去了行為能力時,活著不但很辛苦,也可能拖累了家人,其實我爸在很短的時間之內過世其實也是件好事』Dennis先開口說起他因得了漸凍人症而過世的父親。


『當然,那是一個福氣,我媽也是一樣,在短短三個月之內就脫離病魔的折騰,算讓人欣慰的』
我們都曾經歷過至親的病痛與死亡,更能了解與其看著至親受到病痛的煎熬,還不如讓他們瀟灑地離開人世來維持生命的尊嚴與品質。當下跟Dennis談著至親的離去時並不感到悲傷,反而是帶著欣慰的心情,當我們雲淡風輕地講著生死,絕不是我們有慧根而早堪破生死,而是我們知道我們會互相陪伴對方來面對生死,我們一樣會懼怕病痛,一樣會憂慮青春的逝去與無可迴避的老化問題,但有一雙溫暖的手可以握著走著,隨時在我們需要彼此的時刻握著彼此的手,給予對方勇氣。


只是,我還是懼怕哪一天誰先離誰而去,那對還留下來的一方會是怎樣的打擊? 也許,等我們真的快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身體也有小病小痛的侵擾,我們會更清澈地明瞭,與其看著老伴受到病痛侵擾,還不如讓他先走一步去美麗無憂的天堂,也許我們會在對方充滿皺紋的臉上輕輕地一吻後柔情地說著see you later!


戲末,佐伯先生在空曠的野外遇見焦急地尋找他的太太,他有禮貌地向他太太問好並詢問是不是要一起去車站坐車回市區,佐伯先生說我叫佐伯,那妳叫什名字? 佐伯太太知道她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再也忍不住悲傷的心情而崩潰痛哭,旋即,整理出堅強的笑容後隨著佐伯先生離去。


好讓人心痛的結局。Dennis看到這一幕又掉淚了。也許在我們生命的某一個階段,因為某些因素,我們無法再分分秒秒地參與彼此的生活,也許就像佐伯先生一樣,在生命的記憶中出現了斷層而留下空白,到那時你記憶中還有我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徜徉在碧海藍天的熱帶海島上享受無憂的假期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在下著滂沱大雨的紐約街頭氣急敗壞地大吵一架而你賭氣想回台灣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在我們的至親離去時為對方心痛神傷而一直陪伴在彼此的身旁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經在相隔一個太平洋的距離時因過於濃烈的思念而常常在MSN上擦槍走火發生無聲但劇烈的爭吵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總在睡覺前互相親吻晚安手牽手地進入夢鄉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經有一隻聰明卻愛搗蛋的拉布拉多犬叫Diki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經一起打羽球一起健身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在五星級飯店的燭光泡沫浴缸中說好要走一輩子嗎?

你還會記得我們曾許在深擁對方許下了約定不管發生啥事絕不能說出分手這字眼嗎?


日前因為身體狀況有點異常而陪著Dennis到醫院做檢查,身體病痛的事情對當事人而言已經夠煎熬了,若有信任的人能陪在一旁應該會安心許多,於是我堅持陪同前往而向老闆請假不參加每週跟客人的Conference Call.


檢查完畢結果讓人鬆了一口氣,Dennis跟我說剛剛護士問起我是誰,是兄弟嗎? 因為護士覺得我們長得很像。
我說『拜託,我們兩差那樣多,你又禿又滿臉鬍子的,我們哪有像呀?』
說實在的,我們全身上下除了因為天冷而穿了一模一樣的雪衣、除了身高大概都是175之外,我真的想不出我們像在哪裡,這護士可能脫窗了,我心裡暗想。雖然嘴巴提出嚴正地抗議,但心裡總是甜甜的。
『有呀,因為我們有夫夫臉呀』,Dennis 調皮地回答。
你說有我當家屬陪你去看診是幸福的,我說在你有病痛時陪在你身邊是我的責任與權利。


你還會記得在醫院裡的這個小插曲嗎?


明日,太多的未知與變數,總該好好把握當下珍惜彼此,留到明日,可能就永遠地失去了。
創作者介紹

凱文& 丹尼斯的兩人世界

lyc02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